就像我一直感叹的那样,时间一直都很冷漠。不管时间再久,也有过完的一天。回国前虽然觉得这次回国过年时间有13天,看起来不短,但是总有过完的一天:今天。

两年没回国过年,今年因为时间空挡,而且之后博士的事情也尘埃落定,于是回国陪父母过个年,见见朋友们。因为博士合同3月开始,所以2月时间刚好。回来后和初中高中的朋友们都小聚了一下,友谊不减当年,大家玩的也很开心。

juhui.jpg

过年几天,终于能和家人一起包饺子看春晚了,虽然大家都说年味不够,春晚无聊,但是春晚在我们老百姓眼里,也就是在吃团圆饭的时候乐呵乐呵的东西,并不需要追求什么大的意义,至少我是这么觉得,可能是因为前两年春晚都是我一人在国外看的原因吧,所以格外珍惜和家人在家里一起边包饺子边看春晚的机会。不过我们家并没有走亲戚,因为亲戚都在老家,只有我们一家在南宁,所以过年走亲戚的各种习俗我们家都没有,也省了很多事情。放炮这件事情,我觉得限制放炮还是有好处的。第一,早上不会被炮炸醒;第二,空气污染不会太严重。所以对于限制放炮的规定,我还是比较欢迎的。

从大年三十到初七,我感觉过的好快,好像也没做什么,但是时间就是到了我又要离开家的时间了。这几天里,陪父母去公园散步,看樱花,出去吃饭,去农家乐什么的,虽然都做过,但是还是觉得时间如白驹过隙。每次准备离开家的时候,我心里都既忐忑又不舍。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想想明天上路以后过那么些时间,就身在瑞典了,相隔数千公里。一面感叹现代交通的发达,一面又意识到,现在手边触手可及的我的家,我的父母,明天以后想见只能视频了,无法触碰。每每离家,我必有此意识,总想多触碰,记住这感觉,因为下次触碰,可能一年以后了。

话说春运火车票真的是太难抢了。回程的票是我妈妈之前手工抢到的一张从北海到广州的无座票,保底。前几天我把之前删掉的智行火车票又下载回来了,试试这次的改签抢票功能。看着抢票次数达到3000多次,我已经不抱希望了,因为官网一刷出来就是一张票,但是一张票是绝对没法抢到的。后来吃饭的时候手机响了,说抢到一张一等座的动车票!激动之下,手抖着付了票款,成功改签!然后一查官网,该车次一下子放出了好多张一等座的票。。这一定是黄牛搞得名堂,去你大爷的!不过好歹抢到票了,心安了。

3月开始,入坑读博,希望一切都能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