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上回搬家整整过去了两个月,这次终于如愿以偿的申请到了学生单间宿舍。来哥德堡之前就听群里说哥德堡的学生住宿申请很不容易,如果不是交了学费的那种国际生,都得自己找。要么找社会房源直接住(就比如我刚来哥德堡的住宿),要么在学生租房公司排队积分,分数够了就可以申请一定条件的宿舍了。群里的前辈各种告诉我学生积分租房多么不容易,一般都要一年多的积分才够申请到一个公用厨房的单间,也就是常说的 corridor room。所以在来哥德堡之前,我就边排着队,边找社会房源,好在找到一家靠谱点的房东。

寄宿吐槽

在房东家住了一个月左右,我就发现我并不喜欢这种和不认识的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感觉,甚至可以用讨厌来形容。

首先和房东不是熟人,之前也不认识。同住一个屋檐下总是会尴尬,比如上厕所或者做饭的时间。寄人篱下,房东说是啥就是啥。我每天做完饭都会把厨房灶台擦得干干净净,包括墙砖上溅上去的油点。有一天房东回来,我在屋内看书,他在厨房准备第二天的食物。第二天房东女儿在我吃饭的时候来找我,和我说做完饭要擦灶台,要不时间长了擦不掉。黑人问号???老妹儿我可是每天都擦得干干净净啊,昨晚你不知道你爸用灶台了?哥们儿我要是不擦,你家灶台早就油了好么。

来哥德堡前,主要是和房东女儿联系的。我说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看书,她说房子很安静,因为他们家人是在哥德堡做餐饮的,早出晚归,不会有噪声。来了哥德堡的第一个周末我想着睡个午觉,好嘛,我刚躺下,楼上的噪声就来了。咚咚咚的一听就是小孩不穿鞋子光脚在地板上跑的声音,我自己试了一下光脚在地上跺的感觉,自己是听不到,不像拖鞋那样走路有声音,但是这楼下可真就像地震了似的。伴随着咚咚咚的声音,还能听到楼上男主人说话的声音,一听就不是瑞典人,声音难听语调反胃,还没完没了,像极了我见到的某些地区的人。算了,一个午觉泡汤了,我心想也没啥,躺会起床吧。起来后发现楼上的噪音停了,一看表,下午2:30。可真是会选时间折腾,不过可能楼上没有午休习惯,作息不同吧。忍了。过了几天,到晚上11点左右时我准备休息,这时候楼上还是咚咚咚的不停。忍受了一周让晚上睡不好的噪音后,我终于去敲了楼上的门,想提醒他注意时间。开门的果然是外来移民,一脸让人想捶他的表情。我表达了我的不满,结果人家给我的回答是:你要睡不着你就应该去锻炼身体,累了就睡着了,而不是来敲我家门让我安静,我家有小孩,你要知道,所以你得忍。???我QNMD!我也是个直性子,听他这么说,虽然锻炼身体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怼回去了:你要让邻居理解,你得先尊重你的邻居吧?就因为这种傻逼邻居,我肯定得赶紧找学生宿舍了。外来移民都被瑞典政策惯坏了吧,有娃就了不起,就可以享受父母双方长期带薪休假,在街上就横行霸道,出门不用抱孩子,一个娃一个推车,上公交车一个娃占用一片区域,人家都得给你让位置。。。所以娃在家里闹腾影响周边邻居也是无所谓咯?我去你的神逻辑!

新宿舍

经过不懈努力,终于申请到一个带公共厨房的学生单间宿舍,真的是超级激动,因为真的受够了住人家家里的各种不自由,和忍受傻逼邻居的痛苦。对我的新宿舍我很期待,并且脑子里一直有想法,想要把自己住的地方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因为学生宿舍没有家具,所以周末迫不及待的去了一趟宜家,给新宿舍订了大床,桌子等必备家具,还买了好多其他的东西,都是以前想要但是没敢买的,因为我超喜欢北欧风格的家装风格,简约但是不简单。

搬家是我导师帮我搬的,因为我之前问他有没有什么便宜点的搬家公司,他问我有多少行李,我说就一些箱子,然后他很热心的说开车帮我搬家!导师人超级好,或许是在北欧这边的人情世故和国内不一样,我导师虽然是这个领域的教授,但是平时和我们这些博士完全没有架子,该开玩笑开玩笑,该嘘寒问暖就嘘寒问暖,讨论问题时候完全是和我们在一个频道,不会去居高临下的发布号令。由于新家旧家距离不近,加上我迫切想离开寄宿的房子,几个箱子硬是塞进了导师的 Volvo 一趟拉了过来,还有一个临时用的床垫。。。

newhome.jpg

当周周六,宜家把我之前订的床等大家具送了过来。对于我的新床我还是非常期待的,因为一直都是睡单人床,甚至在寄宿时睡的是 90cm 的弹簧单人床,大半夜翻个身都得小心别掉下去,而且弹簧床睡起来腰疼,根本不解乏。所以我买新床的时候特地配的是硬板,选了个 140cm 宽的小双人床。这下再也不用担心翻身会掉下床了,甚至可以翻来翻去,哈哈,想想都爽!

花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把桌子,床,椅子等等自己装配好,新买的床单被罩也洗一遍,然后把从宜家买来的各种小玩意收拾摆放好,一直到第二天凌晨1点半才全部收拾好。累瘫在床上,看着自己布置的小宿舍,心满意足。

newbed.jpg

newtabl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