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提到了在瑞典的博士教育中,对于雇佣关系的博士生,要承担一定的教学任务。自从博士学习开始以来,导师就一直帮我寻找代课的机会,不过因为各种安排不开的缘故也一直没有安排上。而且我的博士课题中涉及到一部分搭建实验室的任务,所以“教学任务”的空白就被合理地以“部门工作”代替了。其实这个教学任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让博士生负责带一门课,而是让博士生参与到相关课程的习题课中。具体的教学内容可以分为:习题课讲习题,考试周改试卷,实验课做指导等方面。不知道是不是我导师也比较着急我的教学任务,这一学期他主动承担起一门 Mechanic 的本科课程,于是他手下包括我在内的两名博士就顺理成章的可以承担起习题课的教学任务了。

学期开始前的准备工作时,导师一直在解释为什么我们要有教学任务,就是为了让每个博士生都有教学经历,这是他们的教育中要求的。其实说实话,我是很乐意代课的。正经地说,给本科生代课,我的专业知识储备还是能应付的。不正经地说,我这个不到170的人在台上讲课,下面坐着的全是人高马大的平均身高190身材健硕的瑞典学生,还是有一定的征服感和成就感的。。。。。。。。。。。。。。。。(我都在想什么)

前两年在瑞典读硕士的时候,我也有一些课程是当时的博士生代课的。给我最深感触的就是讲课的人一定要和学生有足够的互动,尤其是习题课方面。回忆一下高中时期,老师在黑板上一点点启发学生,手把手地传授知识,这样的方式才能教会学生如何处理题目。我也上过一些博士代的习题课,纯粹就是拿着答案在念,根本不管思路。这样的习题课请问有毛用,还不如我自己拿着答案琢磨。所以现在轮到我代习题课,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每一次习题课我都要备课两次,第一次熟悉题目与规定的解法,然后第二次就要自己思考,为什么是这个思路,怎样能启发学生的想法等等。

在充分的准备过后,我去上了我的第一节习题课。说实话,走进教室的那一刻,我还是紧张的,不过好在紧张的感觉在自我介绍过后,进入正式讲题目的时候就没了,因为下面的学生都乖乖听讲,所以现在是我的主场,哈哈哈哈!然后我就拿出高中时老师的架势(不是架子),逐步启发学生思考,认真的讲述每一个思路和参考公式。总的来说,一节课下来感觉不错,就是讲课费嗓子,下课时候已经哑了。

teaching.jpg

不过因为学生水平层次不齐,我发现如果讲的太快,学生都一脸茫然。直到课后答疑我才发现,有的学生底子好,跟着我的速度和思路都没问题。但是也有的学生还分不清三角函数里到底是用 sin 还是用 cos。。。所以之后为了照顾到所有听课的学生,我的习题课节奏更加慢,每一个计算都要保证大家明白是怎么来的,这也间接导致我每次都没法把规定的习题在2个小时的习题课中讲完。所以后来我又改变策略,针对所有习题中有代表性和普适性的习题来重点讲,而其他简单的习题就留作课后思考,有不会的再单独问我。

为了尽力帮助每个人,我在上课前都会提醒大家在课后有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我很乐意解答问题。本以为这帮基础不好的同学会问问题,结果他们反而不积极。这时回想起高中老师的话:你们真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基础不好还不问,等着挂课啊。。。??

目前已经上课两周了,感觉良好,希望接下去的六周还是依然顺利。还有,不会还不问问题的,就等着挂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