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如麻的生活

每每临近年中,都是考虑续签的时候。今年又恰逢硕士毕业,我又要开始为以后的出路考虑了。工作?读博?回国还是留在瑞典继续挣扎,都是最近头疼的事情。

>>> 阅读剩余部分

2017农历新年快乐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就是一个留学在外过年没法回家的留学生的心声。虽说2017年阳历新年早就过了,但中国农历新年才刚刚开始。

>>> 阅读剩余部分

硕士毕业设计--2017.6.29更新

期待已久的硕士毕设终于算是开始了。其实说是期待,不过是因为之前上课时候觉得太累,每天安排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做什么事情时间都感觉不够用。那时候便一心期待着毕设开始,因为一旦开始做毕设,别的事情都不需要太操心,各种闲杂事情基本不会有了,所以才叫期待。

>>> 阅读剩余部分

乘着客轮去塔林

Silja Line (斯德哥尔摩-塔林)

第一次坐船出国旅游是这次乘坐Silja Line从瑞典斯德哥尔摩去爱沙尼亚塔林,而且需要在船上睡一夜。

>>> 阅读剩余部分

写在硕士毕业论文之前

关于KTH的硕士毕设之前提到过:

这个毕设也和国内不一样。国内是跟着自己的导师做课题,然后老师有什么题目,学生就跟着思路做点横向发展的内容。而这边不一样,课题自己找,去相关企业,或者在网上找到自己想做的,然后和老师商量确定题目,所以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有可能找不到毕设题目最后没东西可做而延长毕业时间,或者找到一个相关的但是做到一半做不下去得换题目,这就比较蛋疼了。

而我还算是比较幸运,在老师手中拿到一个毕设。这个毕设的得来也是不容易。放出来的时候是在high speed craft课上,大概就是16年10月左右。当时我就报名了,老师说等大家报完名了再决定谁最终得到题目。这一等就是2个月,一直到16年12月中旬圣诞假期之前才得到最终消息。课题招两个人,申请的人大概有6个左右。等待期间,几乎每次上课我都找老师问现在怎么样了。因为课题是KTH和意大利Naples大学联合做的大项目的中间环节,所以在毕设放出来的时候整个实验还在模拟阶段,所以我每次问老师时候得到的答复都是 “we are doing the simulation and will get back to you next week”。我问了不下5次,老师后来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老吊着我的胃口还不出结果。后来老师给我了保证 “you will be the top priority” 才让我安心些。后来Josefine问我拿到课题的打算大不大,我也不确定,直到最后通知我和Jonas入选我才安心。因为考虑以后想读博士的事情,所以硕士毕设我一直都想跟着老师做。期间我也申请过一些公司的毕设,也拿到了一个公司idesign的项目,一直都在联系,不过一直没有给肯定答复。后来老师的项目下来了便毅然决然确定了跟老师。


毕设17年1月17日正式开始,等开始了后有空再更新后续,希望顺利。